-Last diary-
最後の世界、描きましたが?
2017/06/22(Thu) 06:10  夢日記 JY桑 複雜的夢
因為真的蠻複雜到我有一些說不出來

最後一個夢不知道是單純甜蜜,還是只是我想要所以如此這樣投射

在一個空間裡預定要拍攝,我穿這內褲,他拿這一座相機來,曼校的討論一些事情,又問我有弄事情嗎

我說我太累就忘記了,但其實他有幫我PO,他做了很多幫助我的事情

版因偉夢境很複雜,任務不斷的在重疊,所以我也很說紮袃哪裡

不慣是攝影餐噢,還小白的外套留下,大家乎箱上情等

都是很微妙但又很開心而醒來很累的石牆,

乾整個人還是搖欲睡,我還是在去幣一上10分鐘好了,類
整理未歸納 | CM:1 | | edit
2017/06/19(Mon) 09:39  夢日記 與他的忍耐 夜與慾望 品項的轉換 金費
我醒來不過三十分鐘,忘了快一半=_=

整體顏色是深咖啡色,有濃濃的感覺與刺激。

昨天晚上不知道是因為咖啡喝多了還是睡前處理MANIFESTOR的企畫書喝了汽水很精神過剩

所以整夜都沒有甚麼睡,時常有和JY的生理慾望拉扯,結果後來好像就無所謂就讓腦袋自己在那邊跑我也不批判或是繼續妄想了=_=

其實不是很喜歡對明明只是單方面喜歡卻只是單方的慾望展現,應該是因為我以前那位的原因,所以對這種想像覺得是需要平衡的吧(?)

畢竟我是擅長妄想而且容易擅自把妄想成真的人。而且那種莫名的控制與觀察有點恐怖(__)

夢裡和我做的團隊有點關係,位置在森林的一邊,有一位需要做交易,將腳踏車換成大量的銀幣。

當然除了這些就是慾望的拉扯了,這部分寫完以後看一定又要砸板子(誤解)所以不寫/

簡單說就是對他人的被接受者並且一波一波的(別再寫了好修(())

- 夢日記 | CM:0 | | edit
2017/06/16(Fri) 16:35  
想撥一點歌。嗯。不過我不會直接自動撥放啦((怕別人覺得吵啊你說是不是(((





六月份的塗鴉,一樣大多是速寫相關。圖的話點進去可以看到,但因為那時候寫了太多角情而負面的話,所以就這樣縮減了吧()
這個月之後同學們大都要畢業了,幾位是念研究所應該會留下。
以後應該沒什麼交集了,不說肯定句我想一定是哪裡還抱著一絲絲無藥可救的希望,是說覺得除了少部分兩三位可能還會聯絡,其他都很淡很淡,可能在人際上死心很久了有殼在上面吧,覺得自己偽善與虛偽(茶)。
雖然會有一種很奇怪的預感,覺得不會活過今年。
這種恐怖的話或許不要說會比較好吧,
一直在丟東西最近,蠻反常的。
所以還是繼續丟掉,不丟會生氣。而莫名的悲傷感自五月開始幾乎每天都來到。也是不知道怎麼了。
想想,自三月份開始就沒有再去諮商室了,對他們還有性平會衍伸的事情像是罪業一樣纏死在頸脖上使人難以呼吸。
這學期其實過得非常不好。雖然也有很多好的回憶。
不過還是謝謝了,與我同年級的同學們。雖然我還是經常或自我膨脹或是自以為是的惡劣,…………

-----

但其實還是有好事情的,仔細一想有很多,我是不知道為甚麼我剛剛整個人超級負面的(恐怖
我今天和哲宇有再說到幾句話,雖然最後不小心碰到對方(那感覺我知道真的不是很舒服=_=;臀部就這樣蹭過去((痾痾痾痾痾痾討厭啊啊啊啊啊啊覺得我有讓別人不舒服的心理陰影。
最後我也是把貼紙拿給了他,真是太好了;我東西搬不太起來,也是很久沒有單純的眼神接觸了。喜歡別人果然會變得夠蠢=_=只是眼神接觸也會很開心- -;超級有事啊啊啊啊OAOOOOOO

後來硬碟在給的時候也是很淡,說我不會包(好像給了麻煩似的(冏

目前覺得,若我不是讓他過得舒服快樂的人,那麼還是死心會比較好。放飛他們的自由好。
死心的話。就可以好好做朋友了,對我而言這樣比較輕鬆。還是覺得搬上的幾位女孩子好厲害的感覺啊,覺得自己渺小(發抖

所以這算是在人際上有一點處理的狀況。喜歡果然是麻煩的情(緒)感(應)阿

嘛,也是遇到很多微妙的事情就是了。今天依舊活這。。

啊對了,那兩本跟動畫學習相關的書真的很棒,覺得暑假可以很好的利用了很開心。

算是一個很微妙且開心的大學生活吧,未來的車票,是空白的。
1"loop 16/11/28 | CM:0 | | edit
2017/05/24(Wed) 09:14  夢日記 JY 動畫 白 情慾 改 展場 炮友 喜歡 太森
這次因為牽涉到很同學。有些我就用綽號或是半匿名的方式。

覺得是我自己欲求不滿,=/=

我一直想和jy可以說的話,產生好感之類的。

還有就是有段是心理上的需求,想要被侵佔之類的。

但這種,太直接只會讓別人覺得很好拿,或是跟雌動物一樣。

講難聽是渴望受孕,希望把對方身體的一部分放在自己身體裡,或是讓雙方都覺得很舒服。

乾真的很棒(乾)我到底寫了甚麼東西上來。
希望只有這段期間可以給予對方沒辦法替代或思緒的快感。
或是覺得對方身上很香,被抱這很溫暖,被壓制擠入覺得放鬆。

……此外有一段是關於心理傷害,調整與分數的追加。

那段也有點奇怪-=--已經覺得要通篇在說自己慾望了@A@

心理諮商是以加分的方式在調整行為之類的,可是主事者卻比病者來的低很多。

之後情感的吐露,都是往上加的。等等。

動畫方面是我後來,又繼續做在展場有一小部分。
後來聽說官員來另一方面是鬥爭與找麻煩 而非嘉許。
事情變得很麻煩……
- 夢日記 | CM:0 | | edit
2017/05/22(Mon) 11:16  夢日記 工廠 洗澡 槍手 石頭門第三部電影 黑 老師
這個夢被很多元素加在一起

其中石頭門的續集電影,與其說是電影,比較像是十八+的影片總匯,又混雜了人的靈魂與其束縛慾望的故事。
比如說助手成為OKA的床伴,在肉慾的那瞬間助手瞥見自己靈魂的本質。
至靈魂本身自由,與在此地遊走的軀塊,與一片片斷片的記憶,對你我而言是甚麼。

這種很微妙的夢= =;;

然後這段好像是小天還是不完全笨型給我的一個大報紙的快報,其中十八+的就放在另外一個彩版的小報紙上。有一小段可以自官網看……不過官網那段肉慾的地方,有蓋上一層紅色的濾色片︿_︿你知道的。。

還有一段是我食這報紙旁邊那粉紅色甜甜的黏稠液體(真的不知道那是啥),後來老師想與我共食(就是之前被說有騷擾女學生之類的那位)(老師女朋友罵到學校的女同學說是蕩婦或母豬之類),另外有其他的同學想要把18+小報拿走(我說不要,這個大張的就好了。)

後半部還有,我在一個工廠裡,等待,還有看見克勞德持大刀在牆上移動。之後我去三個定點裸身洗澡,又去到一個像可以住的地方(但那裏就真的很野外和工廠氣息。

再者我也有看到冬鬱,他是槍手。(我有點不想再說了,你馬槍手你是想多佛洛伊德)

=-=後來的夢就斷斷續續我記不起來了,我在一個大草原上要對白色的物體作攻擊,被小天還是不完全說不要用PVP的方式打。
不過到那時候我也才發現我,其實也是槍手,但是靈魂種的(?)

差不多是這樣,後來就快醒了。
整理未歸納 | CM:0 | | edit